27 8月
2021

这样看起来,林奇的选择并不是很明智。

因为,本身在支持率上处于弱势,还存在可能会被比下去的风险,无论是输赢,最后林奇得到的结果可能都不好。

“我确定选择,田静雅!”林奇道。

“好,田静雅,请你出列比赛。”宁长生转头看向田静雅,略带期许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已经不在是单纯想谁获胜了,而是希望他们带来不一样的精彩。

“林奇,为什么要选我,难道……”田静雅略带紧张的站起来,走到了比赛场地的中间。

“静雅,现在这个机会,也许是我们最好的一个机会。”林奇同样走到了比赛场地中间,低声的说道。

“林奇,我知道了。”田静雅想到了什么。

他们这场比赛,可能不只是简单的比赛,而是跟田风乱的摊牌。

很快,一位病人走了出来。

这位病人是一位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长相普通,皮肤略黑,穿着却是非常考究,在一看他们脚上的鞋子,还带着些许尘埃,脚后跟的磨损异常严重,看起来就像是经常跑销售的。

“两位医生,你们好。”病人上来就打了一声招呼,是非常纯正的东北话。

清纯长发美少女森林麋鹿唯美写真清新动人

“你好。”林奇和田静雅亦是礼貌回道。

“是这样的,我现在说话老是感觉不对劲。”病人道。

“有什么不对劲的?你现在不是挺好吗?”田静雅问道。

“不是的,我不是东北人。”病人道。

田静雅愣了下道:“不是东北人,那你是哪里人?嗯,听你的东北口音,应该在东北生活了很久吧。”

这位病人的东北话,真的非常顺溜,跟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没什么区别。

“我其实是胡建人,你也知道的胡建人,说话跟东北的差别可大了,何况,我也没有去过东北。”病人道。

“那你怎么会说东北话?”田静雅愣住道。

两人的对话,通过麦克风传到音响,被播放到全场,也是让在场的人为之一愣。

“这还真是奇怪,没有到东北生活过,怎么会说这么好的东北话。”

“是啊,难道他在平常的时候看乡村爱情故事?慢慢的就学会了?”

“这个倒是有可能,不过他要是真这样的话,也不会来这里求医了。”

在场的一阵疑问声。

大家都感觉有些不对,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。

评委席上。

姬回春看了一眼冯明道:“冯院长,这个你怎么看?”

“姬神医,看你的神色,似乎对这个病有所了解啊。”冯明笑着道。

“姬神医,我大概也知道这是什么病了,之前我有在柳叶刀的杂志上见过。”宁长生也是微微一笑。

柳叶刀的杂志,是米国创办的,同时也是全世界最具盛名的医学杂志,上面会记录全世界最前沿的医学动态,同时也会刊登一些异世见闻。

这种突然说外地话的病症,也被记录到了其中,被称作是全世界十大怪病。

事实上,这次医学比赛,所邀请过来的病人,全部都是世界顶负盛名的怪病,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,不知道该怎么解决。

现在,在这场比赛中,所治疗好的怪病,都可以被记载成章,成为让全世界惊叹的个例。

“外语口音综合症!”王真只是扫了一眼,便是轻易说出了这个病的名字。

月清影愣了下,看着王真道:“你这么确定,就是这个病?”

“月小姐,你应该也有听说过吧。”王真回头看着月清影。

“是听说过,在柳叶刀的杂志上,我曾经看过不下三遍,对这种病人进行的过专门的研究。”月清影道。

“看样子,你对这个病,应该很有把握。”王真道。

月清影只是摇了摇头:“这个病很奇怪,大多数的病人只是睡了一觉,醒来就发现说话变成了外地口音,根本找不到其他原因。”

“的确如此,我之前曾经看过一位这样的病人,但是后来我发现,只能通过重新学习,才能变回到原来的口音,这种办法非常的笨拙,而且治标不治本,后来病人又会重新变成了外地口音。”王真道。

这种病好在,对身体本身并没有太大的伤害,只是在平常跟人交流方面,会产生一定的影响。

所以,在治疗方面,病人也不显得怎么积极,而大多数医生对这种病有过研究见闻,但是真正治好,还真没有过例子。

比赛场地中间。

林奇笑着道:“静雅,你先把脉看看,这个外地口音综合症,还有没有其他原因。”

“好。”田静雅走到病人旁边。

病人非常主动伸出手,让田静雅把脉。

事实上,田静雅对于把脉并不精通,但是现在还是要装下样子,而且一些简单的病症还是看的出来。

把脉过后,田静雅摇了摇头道:“林奇,还是你来看吧,我好像什么也没看出来。”

“他的身体很好,不过就是有一点睡眠不足。”林奇走上前去,同样把脉片刻说道。

“是的医生,我是做销售的,经常要风里来雨里去的,还有大量的销售任务压在身上,所以压力非常的大,几乎每天都会有失眠的情况。”病人道。

“你没有经过什么治疗吗?”林奇问道。

“有,但是效果不怎么好,而且安眠药也不能经常吃,不然对身体很不好。”病人找过医生,开过安眠药的药品,这些东西会麻痹神经,偶尔配合一下治疗还行,但是经常服用的话,就会让影响神经。

“嗯,什么时候开始说东北话的?”林奇问道。

“一个星期前。”病人道。

“之前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?”林奇问道。

“没有,正常上班,一切都很普通。”病人道。

“那你有吃过什么东西没有?”林奇继续发问。

“吃过什么东西……”病人陷入了沉思,最后突然道:“我想起来了,好像跟同时吃过一场火锅,还喝了不少酒。”

“什么火锅,酒是什么样的,喝了多少?”林奇问道。

最快更新无错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!

本书由,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

荔枝视频app网页入口已关闭评论未分类 Tags: